本文纯属虚构,忽悠了一群人的

原标题:自称哈佛毕业的史润龙,是如何靠“智商”忽悠了一群人的?

图片 1

这两天,有料发现有个名叫史润龙的男孩火了,但是他火的方式有点特别。作为一枚90后,有料着实被这位大佬所“折服”,因为单单他身上的头衔可谓多到吓人。他出生于2001年,就已经哈佛大学毕业,还是金融博士,此外还担任多家公司董事长,担任各种协会主席、处长……此外,年纪轻轻便已是亿万富豪,可谓震铄古今!

半月谈丨“软文掮客”在横行

图片 2

一个名为史润龙的“风云人物”近期火遍网络:他年仅20岁就哈佛大学毕业,是热衷于扶贫事业的亿万富豪、多家公司的董事长,是新西兰籍的处级干部,是各国首脑争相合影的对象……

没错,就是在下!

如此“逆天”的人生,纯属虚构。然而,充满漏洞的虚假文章、手法拙劣的PS图片,为何能畅通无阻地流传网络?谁是这个弥天大谎的幕后推手?

不过后来,他装X装过头了,号称自己是“扶贫英雄”,还以新华网的名义发了篇新闻,因此被新华网抓住了小辫子,然后一顿怼,最后就凉了……那么具体什么情况呢?据了解,史润龙因涉嫌虚假宣传,编造了“山东省互联网经济研究中心处长”等各种头衔,公司也全是虚构的,他找第三方代写文章,PS图片虚构场景,并在新闻网站上进行发布,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因此公安机关将依法惩处他。

“人生赢家”被揭穿底细

其实在史润龙之前就有很多人有这样的手法包装自己,他们的包装手段是怎么实现的,看下文!

在网络世界里,史润龙堪称“天才少年”。《脱贫攻坚:深刻领会史润龙同志连带帮扶思想》《山东互联网经济研究中心会议召开,处长史润龙代表发言》等多篇网络文章,经一些网站和自媒体转载后广为流传。

首先有很多类似于史润龙的人,会给自己增加很多头衔,比如注册个小公司就自称董事长,总经理甚至什么董事会主席,协会会长等。有的还会打擦边球,以“中”字开头成立一个不被工商局和民政局承认的协会,让别人误以为是国家的下属部门。

这些文章为他构建了多重身份:多家企业的董事长、美国多个企业家协会的主席,某顶级豪华“超跑”俱乐部创始人、日本红十字会董事,年纪轻轻就是亿万富豪;虽然是新西兰籍,却担任着“山东互联网经济研究中心”的处长;经常出席各种会议和论坛,和各国政要频繁合影,和武打巨星一起拍过电影……

图片 3

史润龙与其年龄不相匹配的“成就”招致了网友的质疑:他与各国政要的“合影”、参加会议的照片被指PS痕迹明显,替他鼓吹的文章漏洞百出,各种“董事长”等头衔被一一证伪。最刺激公众神经的山东互联网经济研究中心处长身份,也被网友证实从单位到职位都是捏造。

这些人会经常出席一些会议场所或者高端的活动,一般这样的场所是不要钱的,但是这些人有小聪明,他们出席了以后知道利用这些场所进行拍照甚至和一些名人合影。让别人以为是真的,
有图有真相,于是自身人物形象瞬间就高大上了。

谎言终会被揭穿。9月10日,山东省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披露,出生于2001年8月的山东济南人史润龙为满足个人虚荣心,编造各种头衔,找他人代写文章、PS图片虚构场景,并在网上进行发布,造成恶劣社会影响,被警方调查。

还有更加大胆的,就是直接经过简单的ps图片,就敢大肆宣传,就像史润龙这样的00后一样,将一张张和外国名人政要PS过的照片,公然放到网上,用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说到底,其实就是越无知的人就越无畏!(放一张史润龙的照片出席某会议的照片给大家看看)

随着警方调查的深入,事件背后的“推手”也开始浮出水面。记者从湖南省涟源市公安局获悉,邹志斌以收费的方式,帮助史润龙在网上发布部分不实信息,涉嫌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

图片 4

幕后推手是“软文掮客”

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帅气?

邹志斌现为湖南省某农业合作社理事长。据他向警方交代,在经营农业合作社之余,他的副业是帮助别人做网络推广、宣传。2017年6月,史润龙在网上找到了他。

有了图片以后,再从网上找一些名人说过的话,修修改改之后就堂而皇之的变成了自己的文章,这也就是媒体圈常说的洗稿或者叫伪原创。一些有钱的人还可以自己在网上找到一些写手代写文章,从而炮制出更多的新闻。

“他想让我通过包装、炒作,让他出名。”邹志斌说,他很快就帮史润龙在自媒体上发布了一些文章,收取了数百元;随后,他又以300元的价格向史润龙提供公司的营业执照照片、为他开具证明进行微博实名认证,后史润龙利用该微博账号发布不当言论。

最后呢,从一些QQ群里找专门发软文的人来发布这些杜撰过的稿件,然后在通过这些新闻,建立自己的人物百科,一时间人物形象瞬间就高大无比,甚是还有不少新闻媒体转发……

此后,邹志斌帮助史润龙在多个网站上发布虚假文章,并帮他“借用”涟源当地的一些活动进行虚假宣传。“这些虚假文章是史润龙找人代写,提供给我发布。我只是他的幕后推手之一。”邹志斌说。

图片 5

办案民警通过二人的手机聊天记录看到,史润龙经常把他通过其他人发表的虚假宣传文章发给邹志斌看,问他“有当官的感觉吗?”并常就“我装成全国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委员违法吗”“纪检官员的职务哪个更适合我”等问题征求邹志斌的意见。

史润龙此前互动百科,现已删除!

记者在邹志斌的电脑上看到,他还留存着一些“发稿资源”,包括大众类网站、区域性媒体、体育类网站、App智能推送等类别,发稿价格从15元到数百元不等。当记者问及“资源”从何而来时,邹志斌说:“你在网上一搜,各种媒介多的是,我只是赚点差价。”

实际上这些发稿的平台也经不起推敲,很多都是有免责声明的小网站,还有些是直接声明转载的,甚至有一些模仿大网站的页面设计,发的稿,其实备案信息都是小企业甚至是一些个人或者是香港的服务器。所以你知道为什么史润龙可以发一些新闻稿件了吗?

“人人手握麦克风”更不容肆意妄为

有料谈:

几十元、几百元就能捏造出“高端”身份、“特殊”事迹,史润龙的闹剧引发了舆论关注。专家认为,在“人人手握麦克风”的网络时代,监管部门还应为网络媒体的发文、转载戴上紧箍。

人在做,天在看,滥用新闻媒体名号,终有一天将遭到反噬。史润龙,也算是咎由自取了。最后,有料只想对他说:走好,不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史润龙事件显示出我国网站发文、网络监管的乱象。”中南大学社会学教授李斌说。部分网站以读者来稿栏目、子频道等渠道和网络抓取、编辑转稿等借口,规避内容审核以攫取利益;甚至有克隆知名媒体、政府单位的“影子网站”,杜撰记者名义发文。这导致内容虚假的软文、包装精美的“假新闻”大行其道。

责任编辑:

“监管力量对比信息发布力量明显不足且滞后。”武汉大学城市安全与社会管理研究中心副主任尚重生认为,相关部门应当提高网站的违法成本,为其设置“高压线”;信息发布平台也应坚持操守、自觉把好内容关。

受众应当对网络信息加强甄别,避免成为虚假信息及其利益的助推者。山东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师冯强说,对于夸大其词和反常的网络信息,尤其要保持理性、不能轻易相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