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林靠撤职,曾经亲密无间的币圈开始撕裂了

水逆的火币,杜均引爆超级节点内讧,李林靠撤职、降薪、朋友圈能否挽回局面?

• 作者 黄志平 •
2018年07月03日18:06 • 速途网

  最近的火币真的是水逆,前段时间,FCoin引起的头部交易所的反击队伍中独独缺了火币,让外界以为火币开始大隐隐于市闷声发财,谁成想,就因为想向Old
Money(传统VC)示好而修改了一下超级节点的规则就被那些曾经一起挣钱的New
Money(链圈资本)给挤兑的差点没办法收场。

  或许,另李林没有想到的是,整个事件的起因竟然是源于昔日并肩作战的好友杜均的一则配置竖中指图片的朋友圈。在这则朋友圈中,杜均宣布节点资本将推出火币超级节点,并且,以后将向FCoin等“社区自治型”交易所推荐项目,并表示交易所的强势、独裁一去不复返。

  末了,配了一张竖中指的图,并在评论区说了句“F**K”。

图片 1

  紧接着,DFund、了得资本、币信资本等曾经被火币定向邀请成为超级节点的成员也宣布退出。另外,还有一些没有退出的超级节点也侧面的表达了一些不满,比如,LinkVC合伙人张力称火币超级节点的评选没有规则,火币有些部门“官僚”。

  短时间内被这么多的盟友“抛弃”,是火币无法承受的损失,所以,为了尽快止损,李林迅速在朋友圈对广大超级节点回应称,规则的更改欠缺沟通,HDAX之后也将推倒重来。

图片 2

  当然,除了口头承诺,火币内部似乎也做了一些惩处。据链得得的报道,火币已经撤销了全球商务副总裁霍力的职务,而且,据传闻火币砍掉了这一季度的奖金。如果此事属实,火币在“认错”态度上还是非常诚恳的,所以,除了之前宣布退出的节点以外,后续再无超级节点宣布退出。当然,这并非表示大家接受了现状,而是在等待李林所说的推倒重来,如果只是换汤不换药,New
Money全部退出只是时间的问题。

  或许各位看官会疑惑,改个规则而已,犯得着这样撕破脸吗?实际上,确实有必要,因为从根本上来说,火币对超级节点规则的更改实际上是对曾经可以掌握项目是否可以上交易所的一些超级节点的降权。

  今年3月,火币上线了“超级投票节点”,当时的硬性标准只有“需持有十万HT”这一项,以及火币的定向邀请,而超级节点所获的权力则是项目能否上交易所的生杀大权。

图片 3

  现如今,规则更改之后,曾经平起平坐的超级节点被分成了“常务节点”“优选节点”两个,而项目只有获得了“常务节点”的支持才能过审,“优选节点”不仅丧失了大部分权力,甚至变成了“常务节点”的陪衬,甚至还要面临末位淘汰。不过,火币在今日对公告进行了更改,去除了“优选节点”的淘汰机制。而且,在超级节点对项目影响方面也做了较大的更改。

图片 4

  其实,外界一眼就可以看出,火币对超级节点规则的更改显然把资本分成了三六九等,而且,火币更倾向于一些资历更深的Old
Money,比如真格基金、比特大陆等等,而对于new
money则进行了降权。要知道,后者里面可有很多此前也是拥有“常务节点”权力的参与者,由此可见,杜均对火币竖中指似乎也可以理解。

  不过,火币在昨日的公告以及李林的朋友圈都对此事进行了解释,大意无非是想依靠存续时间比较长的Old
Money的经验和判断将风险降到最低。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当初为何还要找New
Money,IDG、老东家红杉等等都是对区块链感兴趣的,或许,后者也不想担风险……

  区块链这个行业的特别之处就在于,它的资本动力并非源自传统VC而是一些新兴的资本势力,像以朱啸虎为代表的一众投资大佬是不看好这个行业的。不过,现在今非昔比,不仅政策环境趋于稳定,而且即便遭遇大熊市,整个行业的融资数额依旧高于往年,这说明这个行业还可以走更长,传统VC自然也会蠢蠢欲动。

  在对待这些传统资本势力方面,区块链行业参与者的态度多种多样,火币自然属于比较亲和的那一类,不仅接受了红杉的投资而且“常务节点”的设置也可以看做是在示好。反观币安则属于比较强硬的一类,资本?老子一个人照样可以玩转全球区块链市场。

  其实,火币规则的更改是个愿打愿挨的事情,只因为火币作为头部交易所,处在整个行业的食物链顶端,如果能在超级节点中占据一席之地,接触、示好、争夺项目就有了天时地利,更俗气一点就是大家可以一起挣钱。

  但枪打出头鸟,在这次集体退出事件之前,火币已经遭遇了不止一次舆论风波,最近的一次就是自媒体曝出的INC项目团队曝光火币0成本砸盘操纵币价,导致火币最后下线了INC项目,而DFund(项目投资方)的退出或许也与此事有关。

  现在,由杜均引爆的这次退出事件又给了火币一击重拳,李林对内部的调整以及朋友圈表态能否稳住局面尚需时间证明,即便你对新规则又进行了修改,但实质并没有改变,大家之所以偃旗息鼓,等的还是他所说的“推倒重建”。

图片 5

区块链项目团队的撕裂

此消息一出,节点资本创始人李林靠撤职,曾经亲密无间的币圈开始撕裂了。杜均在朋友圈表示从即日起退出火币超级节点,不再参与
HADAX 任何项目投票事宜,随后赵东的 DFund 也表示退出 HADAX
超级节点,紧接着是币信资本和了得资本也宣布退出。

从各种交易所的创新版上线就体现出了交易所内部对利益的贪婪。他们看准了当时市场上大量的项目需要交易所进行交易的现状,从第一期开始就大批量收割项目方,每个项目上币费高达
3000 万人民币,单期收费 3-4 亿人民币。

币圈也终于走到了这一天,曾经亲密无间,每天一起熬夜到凌晨三点的大佬们,开始了撕裂。

这样算下来,在区块链项目的募资过程中,项目本身仍是个概念,实际价值没有增长。只有越早加入投资的人,未来的收益在增长,这可能是唯一在增长的指标。后来者就像「冤大头」一样,必须去为自己未来的利益承担更贵的价格。

作为币圈最资深的一批投资人,Dovey
小姐姐的一言一行都会影响到市场上投资者心态,她的文章在熊市中斩获惊人的阅读量。

CTO
许洋在咔咔买房工作期间,还在持续为公司的区块链项目做贡献,多次代表咔咔买房参与区块链技术会议并发表讲话。

每个项目选择的路径各不相同,但都会设置一个硬顶来控制人数和风险。总之,在
token 没有登陆交易所之前,这些募资行为统称一级市场募资。

图片 6

图片 7

但这与传统互联网投资不同的地方在于,传统互联网投资的风险转移与估值增长是基于公司真实发展带来的价值提升,下一轮的投资者看到的是真正的价值或者发展潜力,这个过程需要投入各种成本并取得数据上的增长。

通过投票上币的 INC 项目方在自媒体揭露火币 HADAX
交易所的操纵币价的内幕,结果 HADAX 下线 INC 的交易,称其转移 Token
破发视线。因为投资受损,INC
的散户投资者在社交媒体甚至威胁要去司法机关举报。事件最终双方各退一步,以退币退市收场。

事后,Cybereits 在公众号对 CTO 的言论进行回应,并将 CTO 告上法院。

而最近,这位区块链的中的明星却因一场「割韭菜」风波而身陷囹圄。

贪婪、赚不够,变本加厉。交易所们不断地修改规则,最终,连曾经的「自己人们」都看不下去了。

这句话出自正在风口浪尖上的丹华资本的董事总经理 Dovey Wan。

然而各种糟心事让 CTO
看透了咔咔买房,直呼「不重视技术是对人最大的蔑视,一个没有区块链技术的区块链公司更是可笑和可悲」,迫不得已发出声明、离开公司。

2008
年金融危机时,金融大鳄索罗斯的副手德鲁肯米勒想要撤出放在高盛的资金,高盛董事长想要留住他,但又拉不下脸来跪舔,只好语带威胁地说了句:「你这么做,可是会影响我们之间良好关系的。」**

曾经,一篇《庄家杜均》揭开了节点资本、金色财经创始人、火币联合创始人杜均与火币交易所的暧昧关系,而就连这位与火币合作共赢的「自家人」,都和家里翻脸了。

图片 8

但熊市当下,恐惧蔓延,各位的共识正在因为利益分配不均而撕裂,可能会导致币圈崩塌。

BlockVV、LinkVC、创世资本等曾经的超级节点,也纷纷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情绪。

而区块链项目投资的风险却不会经历这样的过程,而是「击鼓传花式」风险成倍增加。区块链创业团队从开始募资到上币需要经历 3-6
个月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团队的绝大多数成员都把精力花在了宣传、融资和社区运营上,而这个项目本身却没有什么变化,除了白皮书和社群,几乎没有价值增值。

现在这一台台「印钞机」内部也发生了撕裂,因为有人真的想做区块链技术。

Cybereits 的项目报告也从一周一报在 5
月份开始改为一周两报,报告中关于技术的进展很少,更多的是告知投资者各种活动和上币动态。2018
年前两个季度的规划,除了 Token 销售之外,其他基本上都没有完成。

图片 9

图片 10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深究原本「合作共赢」的交易所和资本方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巨大的矛盾,与交易所上币规则的随意修改有直接关系,而「无序」正是交易所们内部已经趋利失控的表现。

交易所与投资机构的撕裂

最近,随着几张聊天记录截图在币圈微信群中的传播,一级市场投资人间的尔虞我诈被「揭露」了出来。早期投资人在已经可以比普通投资者多赚数十倍的情况下,还会因为利益而内讧。

6 月 28 日,币圈开始传播一批 Celer
私募代投和丹华资本「内部撕逼」的聊天记录,爆料人称丹华资本以 2
折的价格包下了 Celer 项目的基石轮,社交媒体上大 V
称之为「五倍收割韭菜」、「不锁仓」,在区块链资本圈更是有人以 50% Carry
的价格来收 Celer 的私募份额(Carry 为佣金,50% Carry
的意思是撮合成功后拿成交额 50% 的佣金。)

图片 11

图片 12

在一个区块链公司,一边是艰难开发的区块链技术团队,一边是想赚快钱的区块链运营团队。最终,他们选择了印钱。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见过的不少项目都是采取这样的流程,所有白皮书上承诺都要在上币交易后才能实现,项目规划中的计算单位是以季度(Q)为时间单位计算的,实际可见的里程碑事件,比如区块链浏览器、测试网络等,都需要
2-3 个 Q 才能实现。

市场上更是流传着某项目方在投资机构的「力荐」下,居然免费上币了某顶级交易所,在还没得到免手续费账号的情况下就被交易所内的机器人收割了数千个
ETH 的荒诞故事,项目方不得不在电报群中大骂:「没想到免费的才是最贵的!」

而德鲁肯米勒的回答是:「去你妈的关系,我只关心我的钱。」

随即,火币全球商务副总裁霍力被免职,原 HADAX 负责人秦涛被抽调,HADAX
现由火币 COO 朱嘉伟直接负责,据传还有多名高管奖金被取消。

图片 13

正因为私募/基石投资可以比其他后来的投资者入场价格更低,导致了普通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对于币圈共识正在撕裂。

虽然 New Money 投资的项目中闹出过不少丑闻,但是不可否认的是 New Money
在推动币圈前进,推进币圈商业模式创新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真正的熊市是共识的流失,价格起伏仅仅是表象。」*

以节点资本、Dfund、了得资本为代表的 New Money
基金被评为优选节点,在上币投票中地位比真格、策源、丹华等传统资本档次低一级,这将导致
New Money 基金的投票将不再享受以前的权重,新项目上币的压力更大。

按照这样的说法,如果上币,基石投资者可以将自己解锁的那部分 Token
直接卖掉获得巨额利润。

普通投资者从一开始就已经不占优势。

通证经济的概念,让链圈的开发者看到了资金的希望,也让滋生了一个可以实现百倍收益梦想的币圈。

机构投资者凭借更多内幕消息和宣传资源,可以让自己手中的币(无论解锁与否)找到接盘的人,而普通投资者只能通过机构投资者控制的媒体渠道和交易所来获得二手消息。

在曝光的信息中,咔咔买房的 CEO 谭博超要求 CTO
在区块链技术合作协议书用软件 PS
骑缝章,协议的甲方为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乙方为咔咔房链科技有限公司。CTO
还爆料咔咔买房仅持有 4 套房产,与宣称的 14 套房产有巨大出入。

图片 14

直到现在,区块链项目 ICO
都没有一个标准流程,简单地来讲就是私募和公募。详细分下去,私募可以分为最早期的基石轮投资和之后一期的私募;对公也会分为针对社群中个人投资者的公开募集以及限量预售等。

在外人来看,火币进入了一种肃清和反省状态。

因为惹恼了一众 New Money 资本,火币创始人李林快速予以回应,表示 HADAX
并未对资本进行分级,HADAX 出了这种问题,必须推倒重建。

很多人经常问币圈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在这个行业踏踏实实做事的人这么少。

一级市场投资机构们的撕裂

答案很简单,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生意比印钞更挣钱,开赌场、贩毒这些最暴利的生意也比不上全马力开动的印钞机,而
ICO
正是一台印钞机,甚至连纸和墨都不需要。当你已经掌握了这个世界上最赚钱的生意时,为什么还要做其他事呢?

很快,Dovey Wan 和 Celer Network 项目负责人莫博士都发声、澄清。Dovey
在小密圈怒斥爆料人造谣,不过很快就删掉了帖子。莫博士则表示
Celer 私募发币将用智能合约进行,不会出现不锁仓的情况。这件事最终改如何收场我们不得而知,但却反映出了币圈机构投资者逐利的表现。

咔咔买房在 2017 年拿到了两笔有行业内知名 VC 投资的共计 2000
万人民币的融资,在今年 1 月旗下 Cybereits 区块链项目也拿到了 5000 万的 A
轮融资。但是投资者社群反应说,Cybereits
项目自从拿到融资后就没有将心思放在 Cybereits 项目的开发上,更是传言 CEO
拿融资的钱去炒币,「有种跑路的感觉」。

他们推出 HADAX 投票上币超级节点的原因只有一个:HADAX
规则修改之后要求上币项目必须有一个常务节点支持,传统、老牌 VC 投资机构
Old Money 更受 HADAX 欢迎,新成立的数字资产基金 New Money
被打压,在上币投票中失去了原本平等的地位。

最近 HADAX
第三期投票上币,项目方在大熊市下,融资额缩水,依旧需要向交易所花费近千万的资金和数千万价值的平台币锁仓来上币,获得交易资格,这与区块链的各方面本质都是违背的。

「去你妈的关系,我只关心我的钱。」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在这一串操作中看到了一些有趣的内容:基石轮(或天使轮)理所当然地比后面的投资者拥有更多的折扣,这让后面参与的投资者承担了数倍的投资风险。

6 月 14 日,打着「年轻人的第一平台」口号的咔咔买房爆出巨大丑闻。咔咔买房
CTO
徐洋在微博上发表公开信,爆出咔咔买房(Cybereits)团队私刻公章、资产数据造假,「是一家没有区块链技术的区块链公司」。

相关文章